用双脚去丈量沙漠

发布日期:2019.05.21

       汽车开进腾格里沙漠的一处入口,放眼望去,浩瀚无边,长河如,连绵不绝。在蒙语中,“腾格里”为“天”,意为茫茫流沙如渺无天际的天空。








       五月早晨的沙漠,气温稍偏低,风势强烈。时近中午,大家穿戴好徒步装备,听从教练的安排后,正式开始了“远征腾格里”行动。沙漠也逐渐露出它原本的模样:干燥,酷热。风声是呜呜的,吹过一望无垠的沙丘,沙浪跟着跳舞,高低错落、连绵起伏,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黄沙世界,犹如意大利画家莫兰迪笔下的颜色美学,显得那般干净、柔美。


  














     “徒步沙漠,是一场协作之旅,只有同行的队友可以依靠,如果你想走的快,就一个人走,如果你想走得远,就和他人一起走。” 

      沙漠给我们制造了足够的困难,一个个沙浪向前涌动着,像一只无形的巨手,天地之间混沌一片,黄沙漫天飞舞,置身其中,深感自己的渺小。每行走一步,都需要付出比平地上更多的力气。无穷无尽的沙丘,让人看不到终点,总以为眼前的沙丘是最高的,大家携手拼命地爬上最高点,却发现眼前还有数不尽的挑战。可也正是这样,激发了大家敢于挑战、坚持不懈的毅力和信念,才让之后的徒步更加值得期待,我们深知有队友可以依靠,远方有正在搭建的帐篷,有热气腾腾的羊肉汤,有我们希望抵达的方向。






       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们流传着“早穿袄,午穿纱,围着火炉吃西瓜”的俗语,这并不是危言耸听。沙漠的温差极大,中午还穿着短袖,晚上却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。夜里的温度越来越低,可丝毫不影响大家的兴致,我们围着篝火起舞,品着当地美味的烤全羊,天似穹庐,笼盖着无垠的大漠,星星如同被打碎的玻璃,洒落在银河,光彩迷人。




       晚会结束,夜里的风沙也逐渐变强,我们各自回到了帐篷。方圆十里估计都没有人,我们的帐篷相互挨着,风沙拍打在帐篷上一整晚不得安宁。






      早上起床,风沙已去,腾格里沙漠呈现出它宁静的一面,东方的天边显露出红晕,我们再次启程,徒步返回,归时已是黄昏。








       杰克·凯鲁亚克的小说《在路上》中有这么一句话:“世界旅行不像它看上去的那么美好,只是在你从所有炎热和狼狈中归来之后,你忘记了所受的折磨,回忆着看见过的不可思议的风景,它才是最美好的。”




       飞机在周天晚上九点左右抵达西安,打开手机后收到了熊总发给大家的一段话:“这必然会是一次难忘的经历。虽然挑战难度不大,但切实体验到了别样的精彩与困顿,当以后碰到困难与挑战时,咱们可以想想广阔世间的精彩与苦难,眼前再大的麻烦也必然只是一时风浪,坚持一下肯定能挺过去。”

        真好。


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关注微信公众号。
X